<cite id="b5xlz"></cite>
<var id="b5xlz"></var>
<var id="b5xlz"><video id="b5xlz"><thead id="b5xlz"></thead></video></var><var id="b5xlz"><video id="b5xlz"><var id="b5xlz"></var></video></var>
<var id="b5xlz"></var><cite id="b5xlz"></cite>
<cite id="b5xlz"><video id="b5xlz"><thead id="b5xlz"></thead></video></cite><var id="b5xlz"><video id="b5xlz"><listing id="b5xlz"></listing></video></var>
<cite id="b5xlz"></cite>
<var id="b5xlz"><strike id="b5xlz"></strike></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

銀保監會專家:2020年不確定性很大,國際形勢明年或出現轉機

2019-11-13| 發布者: 龍游百科網| 查看: 144| 評論: 3|來源:互聯網

摘要: 原標題:銀保監會專家:2020年不確定性很大,國際形勢明年或出現轉機“我們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2020年......

原標題:銀保監會專家:2020年不確定性很大,國際形勢明年或出現轉機

“我們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2020年也許是值得細心觀察和用心期待的一年?!?1月12日,中國銀保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于學軍在“《財經》年會2020:預測與戰略”上指出,外貿形勢的不確定、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在短期內難以出現趨勢性扭轉以及去杠桿和穩杠桿階段資產泡沫開始壓縮,違約風險暴露明顯增多等因素給明年經濟帶來不確定性。

國際環境變化及科技創新或將拉動世界經濟增長

在于學軍看來,2020年將是充滿不確定的一年。

“從外圍國際形勢即中國的外需來看,2019年是較為困難的一年,2020年有可能出現轉機?!庇趯W軍說,今年以來,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明顯加大,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在固定資產投資難以大幅擴大的情況下外需持續下滑。1-9月以美元計算的中國外貿進出口總額累計下降2.4%,其中出口減少0.1%,進口減少5%。雖然出口看起來僅是微降,但相比前兩年增長7.9%和9.9%的前值卻是明顯下滑;同時,與同期GDP增長6.2%來比,也明顯成為一個“扯后腿”的因素。

究其原因,于學軍認為主要有兩方面:一是中美貿易摩擦直接造成的沖擊,這使中美雙方無論是進口還是出口,今年以來均出現大幅度下降。二是全球經濟增長轉弱,國際貿易不景氣。

盡管如此,于學軍認為,國際環境的變化及科技的創新或將拉動世界經濟增長。他提到,美聯儲從今年7月末開始的貨幣政策調整,已連續減息三次,聯邦基準利率由初期的2.25%-2.5%調低至1.5%-1.75%。同時,美聯儲停止縮減資產負債表,近期又開始向金融市場注入流動性,這對美國及全球市場都會帶來明顯的影響,也致使各國貨幣匯率發生變化,并有可能刺激明年下半年全球需求回升,進而拉動世界經濟增長。

不僅如此,“5G的商業化運用已經開始,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區塊鏈等似乎也處在突破的前夜,加之5G技術的開發應用,也可能提供意想不到的助力,從而對經濟增長帶來重大影響,有的甚至對金融、貨幣等形成直接的沖擊?!庇趯W軍說。

于學軍認為,下一步外貿形勢仍取決于中美貿易談判、中國投資環境變化以及全球經濟恢復增長等情況,仍需要時間做進一步的觀察與判斷。

經濟下行壓力短期內難以出現趨勢性扭轉

從國內形勢來看,于學軍判斷,經濟下行壓力在短期內難以出現趨勢性扭轉,這是由中國經濟增長現階段所處的宏觀條件決定的。

他舉例,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中國貨幣信貸大量投放,并且這些投放的資金更多和過多集中在地方政府及其平臺和房地產開發中,表觀來看就是建了很多高鐵、高速公路、機場、港口、各種景觀等,但同時出現的問題是:地方政府債臺高筑,靠出賣土地即土地財政維持運轉,這樣各地土地價格成倍上漲,土地收入大幅增加,同時暴富了一大批房地產開發商。

貨幣信貸大量投向地方政府及其平臺和房地產開發的同時,人均貨幣工資成倍提升。于學軍指出,以打工為例,2008年金融危機前基本上每月掙幾百元,現在已上升為幾千元;但在生活標準有所提高的同時,支出壓力也明顯加大。

對于制造業企業來說,住房、交通、物流等各種成本均大幅提高,致使過去中國在國際上長期存在的比較成本優勢被不斷地吞噬,以至于部分生產制造企業出現生存難題,向東南亞等地轉移生產能力。

近兩年來,針對這些存在的問題,政府加大減稅降費和降低融資成本的政策力度,取得明顯成效,但于學軍認為,能否扭轉宏觀成本上升、比較成本優勢下降的局面,仍需假以時日,進一步觀察分析。

CPI過快上升給宏觀調控政策增加新壓力

于學軍表示,從金融角度來看,現正處于去杠桿和穩杠桿階段,資產泡沫開始壓縮,違約風險暴露明顯增多,這給生產、投資等經濟增長帶來新的難題。

以公開的債券市場為例,今年1-9月已出現違約債券110支,規模達到863億元。并且,債券市場發債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央企等有政府背景的發債主體發行利率較低,而有不少評級不低的民營企業卻發行困難。同時,少數中小金融機構風險上升,對支持實體企業發展也帶來一定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由于受非洲豬瘟的影響,形成供給端沖擊,導致CPI過快上升,這對宏觀調控政策增加了新的壓力?!庇趯W軍提到。

“我們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2020年也許是值得細心觀察和用心期待的一年?!庇趯W軍說。

南都記者卜羽勤南都見習記者宋承翰林方舟發自北京

編輯:任國慶

責任編輯: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評論(3)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龍游百科網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龍游百科網 X3.2

© 2015-2020 龍游百科網 版權所有

微信掃一掃

怎么找到北京援助群